险企吸金利器:限了万能险,还有理财险

险企吸金利器:限了万能险,还有理财险
险企吸金利器:限了万能险,还有理财险


华安财险当年曾凭借该产品,仅用数年就从一家小型财险公司进入行业前五梯队,其最高峰时期销售额一度超过350亿。
 
2010年安邦财险获批销售理财险产品,从0到近1660亿元的销售规模,只用了四年。
 
对于集团化公司或者背后有“兄弟企业”的一些公司来说,理财险这样拥有快速现金流的产品更多用于关联交易或者内部拆借,而非投资主力。但是相关交易信息并不为外界所知。
 
名词解释:理财险
 
被称作非寿险投资型产品,通常由“保障+固定收益”两部分组成,投保年限一年至几年不等,除了与通常的财产险(如家庭财产险、火险等)结合外,还可与健康险、意外险组合。在该产品设计下,客户符合出险条件就可获赔。在保单期限内若没有出险,客户除本金返还外还可以获得一笔额外投资收益。
 
自2015年险资举牌现象发端,万能险这一名词开始为人熟知。保监会也在四个月前专门出台了针对万能险这种中短存续期产品的限售令。
 
但不为人知的是,险企还有另一种更为隐蔽、同样对市场影响巨大的投资型产品——理财险。
 
理财险曾于2008年前风靡财险行业,然而市场环境巨变让这一产品的销售一度停滞。由于理财险收入并不计入险企原保费规模,外界很难通过保费数据了解到这一产品实际经营情况。直到近年来安邦财险、天安财险在业内异军突起后,理财险才又重新浮出水面。
 
继2010年获批经营后,安邦财险依靠理财险迅速做大,2015年资产规模(不包括子公司)已扩张至2686.62亿元;天安财险半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资产规模已于2016年上半年迅速上升至2888.75亿元,在财险公司中排名第四位。
 
相比市场熟知的万能险,理财险仅由财险公司经营,当前收益率普遍在2.5%左右,和动辄5%、6%的万能险相比并不高。但理财险多为一年、三年的短期经营,且收益多与基准利率挂钩相对稳定,所以对短期定存的客户具有一定吸引力。
 
去年底已超3000亿
 
根据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2016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国市场上共有8家公司在销售非寿险投资型产品,以联动利率型产品为主。截至2015年底,理财险投资部分存量规模已超过3000亿元,且市场集中度很高,绝大部分份额由安邦财险和天安财险两家公司占据。
 
正是依靠此产品快速累积资产,安邦、天安等新晋财险公司打破了保险公司“十年才可盈利”的行业规律,大有超越老牌险企之势。
 
例如安邦财险,截至2015年底该公司总资产(不包含和谐健康等子公司)约为2686.62亿元,而其保户储金及投资款的这一数字高达1657.92亿元,占总资产六成以上。据年报解释,保户储金及投资款是险企开展非寿险投资型保险业务所收储金,用户保费和用于投资的资金都在其中支取。
 
2010年安邦保险开始集团化布局,旗下安邦财险和安邦人寿分别独立。也正是在这一年,安邦财险获批销售理财险产品,从0到近1660亿元的销售规模,安邦只用了四年。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天安财险身上。2013年天安财险获保监会批准售卖理财险,仅2014年一年的时间,销售规模就突破250亿大关,公司资产总额从前一年的146亿元飙升至452亿元。2016年上半年,天安财险的储金数额达到2369.89亿元,占总资产的82%。
 
值得一提的是,理财险用于投资部分的资金并不计入财险公司原保费,而是单独列入保户储金及投资款计算,因此出现了财险公司主营业务(车险、意外险等)保费数据与资产规模不匹配的现象,一些公司的资产总额扩张速度非常快,但是保费收入却始终不高。
 
以天安财险为例,保监会数据显示其2016年上半年原保费收入仅为67.68亿,远不及平安、太保等大型财险公司,但公司截至2016年中期的资产规模达到2888.75亿元,在财险公司中排名第四位。
 
华安的“教训”
 
安邦与天安在财险界的异军突起,让刘力想起了曾经的华安。刘力是老牌财险公司华安保险的资深员工,他曾眼看华安凭借理财险异军突起,却又受累于此,最终重重跌落。
 
华安保险成立于1996年,是国内最早的专业财险企业之一,公司总部位于深圳,主要股东包括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截至2015年,公司资产总计139.6亿元。
 
刘力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华安保险因为车险业务亏损,曾在2004年向监管部门申请经营理财险,目的是想通过投资收益填补主营业务上的亏损,帮助公司增加盈利渠道。这款名为“华安金龙”的产品是当时国内首个利率联动型理财险,一经推出便风靡市场,最高销售规模一度达到超过350亿元。
 
“这类理财险像一种‘类存款’。保险向银行支付一定的中介费用,让银行说服客户将定存改为理财。客户看到利息比银行定存高一些、还有额外的保险保障后,就会选择购买这类产品。”刘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恰逢2005—2008年股市行情渐起,财险公司的投资收益颇为可观。“华安当时做了很多理财险产品,募集到的资金主要用于投资股市。当时投资效益非常好,通过资本市场盈利,公司一度甩掉了历史亏损包袱。”刘力回忆。
 
数据显示,华安借助2006、2007年的牛市,获取的投资收益不仅抹平了此前车险经营上的亏损,更出现8000万元的账面盈利,公司2007年的综合收益率高达32.5%。
 
但保监会对于每款理财险的销售规模和经营期限都有明确规定,且华安当时的理财险产品均以3年、5年为期,这也意味着,自2008年起华安将进入到期给付高峰,350亿左右存量资金的压力显而易见。
 
2008年金融危机下股市应声大跌,投资市场“哀嚎一片”。更糟糕的是,华安的理财险产品已于2008年到期,却迟迟不见监管部门批复新的销售份额。
 
这边投资收益暴跌、给付集中到期,那边迟迟不见新产品现金流的增援,华安只能挥泪斩断理财险业务。
 
2008年的市场巨变,也让监管层开始出手严控该类产品的准入。当年12月,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财产保险公司投资型保险业务管理的通知》,对财险公司销售投资型产品的条件、产品收益率水平、手续费、财务管理、投资管理等做出新规定。
 
通知首度要求理财险的经营必须与公司偿付能力高度挂钩,只有满足最近连续4个季度的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50%,才可申请该产品,而一旦财险公司上季度末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小于150%时,应立即停止投资型保险产品的销售。同时针对产品收益“通知”作出了明确的要求,要求预定(收益)型产品的收益率不得超过同期银行定期储蓄存款利率的80%;非预定型要每天公布产品净值。
 
文件效果明显,此后数年少有财险公司再获批理财险业务,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华泰财险等曾经的销售主力也陆续宣布停止销售理财险,该产品一度进入“冰封期”。
 
直到2010年底,金融危机后的市场逐步企稳,保监会再度开闸理财险的报批工作,安邦财险、紫金财险等公司成了这一次少数获批销售理财险的“幸运儿”。
 
刘力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由于理财险可以按照短期(如一年、二年)售卖,能够帮助财险公司快速吸收现金流,因此对资本市场影响很大,对保险公司的资金运作能力要求更高。
 
“当初华安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等别人发现这个产品威力的时候,华安的实力不足以继续了。”刘力说。
 
“弯道超车”的利器
 
相较此前市场热议的万能险,此类理财险对普通投资者显得更陌生,却是改革开放后国内最早出现的投资型保险产品。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0年代起,此类家庭理财险产品就已经风靡全国。“当时产寿险还没分家,这类产品那个时候非常普及,很多人拿这类产品替代银行定存”。
 
国内险企经历“利差损”风波后,对这类理财险设计有了大幅调整,演化为与利率挂钩的产品。
 
理财险收益和基准利率挂钩,因此产品的投资收益普遍不高。但其销售期短、资金来源快的特性,让整个财险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许多中小型险企意识到了理财险的厉害之处,想要通过此产品实现“弯道超车”。
 
当时的华安财险曾凭借该产品,仅用数年就从一家小型财险公司进入行业前五梯队,其最高峰时期销售额一度超过350亿。这一数字对当时整体保费规模只有2086亿的财险行业来说无疑是巨大冲击。
 
然而理财险的风险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有学术研究表明,理财险诞生于1960年代的日本,并在1990年代末达到顶峰,峰值时的保费规模一度占到日本财险行业总保费的60%。然而随着经济泡沫破裂,日本银行利率连续下降,与银行利率挂钩的投资收益无法达到预期,产品集中的满期给付对保险公司财务造成了巨大压力,并直接导致后期非寿险储蓄型产品的开发及销售持续低迷。
 
为了追求销售规模,险企也开始用各种违规手段过度竞争,比如向银保“贴费”。
 
“理财险对保险公司和银行来说是双赢,保险公司可以获得现金流,银行也可以获得无风险的利差。所以有些财险公司为了争取销售额,会有违规提高中介费的行为。”某财险资管资深人士刘深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保监会早已明确此类手续费标准:支付给代销机构的预定型产品手续费率,1年期产品不得超过0.8%,1年期以上产品年化手续费率不得超过0.5%。但据刘深透露,部分险企向银行支付的费用会提升至1.2%左右,有的甚至高达1.5%,以此争夺销售渠道。
 
这也变向提高了这类产品的经营压力,若以高额1.2%左右的中介费用计算,加上不高于定存基准利率1%的年化收益要求(目前一年期基准利率为1.5%)以及其他费用,产品必须获得3.5%以上的总收益才有可能实现盈利,在当前“资产荒”的大环境下,无疑是对财险公司投资能力的考验。
 
据Wind数据统计,目前天安财险位列前十大股东或者前十大流通的股东的上市企业共计80家,资金均来源于旗下理财险产品“保赢1号”,但均为小规模投资,极少达到举牌标准。而安邦财险的主要股市投资账户为传统产品(如车险),并非理财险投资资金。
 
郝演苏指出,相比寿险的投资资金,理财险的投资周期更短,并且资金到账时间不一,所以投资较为分散,不利于统一进行长期投资规划。
 
不过郝演苏也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对于集团化公司或者背后有“兄弟企业”的一些公司来说,理财险这样拥有快速现金流的产品更多用于关联交易或者内部拆借,而非投资主力。但是相关交易信息并不为外界所知,保监会对此也曾多次强调,必须严格执行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制度。
 
根据保监会2015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公司关联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以及《保险资金运用内部控制指引》,保险公司在向关联方进行资金投资运用和委托管理的时候,需在官网上进行信息披露,并需要聘请独立第三方审计机构开展年度外部审计工作,严格排查股票投资领域的资产配置风险、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风险等问题。
 
2015年5月,保监会曾通报保险公司关联交易存在的几个问题,包括关联交易资金运用比例不符合规定、关联交易未向监管报告、未在行业协会网站信息披露等问题,此前凭借举牌活跃市场的前海人寿和中融人寿则榜上有名。
 
同时,相对于万能险,投资型业务对财险公司资本金的消耗更快。
 
根据保监会2013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财产保险公司投资型保险业务管理的通知》规定:投资型保险产品可使用规模与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150%以上的溢额挂钩,其溢额应大于预定型产品应计本息余额的10%加上非预定型产品应计本息余额的2.5%之和。
 
也就是说,理财型的规模将取决于一家险企的偿付能力,偿付能力越高、获批的销售规模就越大。安邦、天安等公司近年来就多番注资,通过提升注册资本金的方式提高偿付能力,进而延续、扩大理财型的销售规模。
 
例如安邦财险为满足类似要求,就于近年来数次增资达到目前的370亿元资本金。相比之下,安邦旗下另一家子公司安邦人寿的注册金仅为307.9亿元,但是资产规模却是安邦财险的数倍。
 
更重要的考验来自投资端。为了应对保费给付周期,保险公司必须具有较强的投资能力才能持续满足预定收益的要求。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曾多次公开表示,安邦选择投资标的的底线是PB低于1、ROE高于10%。
 
“很多传统的保险公司是拿到钱后找资产,但现在很多公司是找到了好的资产,才向监管部门申请产品审批,监管无疑更愿意看到偿付能力稳定、投资历史成功较好、资本运作稳定的公司来经营理财险产品。”郝演苏解释道。
 
据他介绍,目前监管层对此类产品的审批比较开明,只要满足相关申请条件,都可以获批这类产品的资质。“问题是现在行业投资理念分化比较严重,大公司并不需要依靠理财险冲规模,小的公司又没有投资能力去做,所以真正做理财险的不多”。
 
换句话说,已经拥有充足资产规模的大型险企并不想通过在一定程度上牺牲现金流动性的方式大规模销售理财险,而小型险企也不具备持续拿到优秀投资标的的能力,似乎只有安邦、天安这类股东实力强劲、能满足持续注资,且具有优质投资资源的险企才适合经营理财险业务。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