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扇贝又消失 预亏前二股东减持

獐子岛(002069.SZ)的扇贝又“跑了”。

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在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年末存量盘点时,发现存在存货异常现象,公司由此将对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2017年全年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此前三季报中,獐子岛曾预计全年将盈利9000万至1.1亿元。

在去年10月对虾夷扇贝的抽测结果中,獐子岛曾明确表示暂不存在减值的风险,如今的反转无疑让市场感到震惊。

去年9月初,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发布一份拟减持3%股份的计划,最终减持近200万股,套现逾1600万元。

1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与董秘孙福君,但电话均未被接听。不过一位曾在去年底赴獐子岛调研的人士透露,据其向獐子岛员工了解,该年11月时曾出现了扇贝大量死亡的情况,这或许是此次“黑天鹅”的主因。

扇贝“跑了”第二季

“意外”再一次降临在了獐子岛身上。

据獐子岛1月30日晚公告,其2017年亏损将达5.3亿元至7.2亿元,原因则是“在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年末存量盘点时,发现部分海域的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因此公司可能对虾夷扇贝存货进行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

此前2017年三季度末,獐子岛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还为4865.53亿元,较上一年度同期同比大增608.11%。

正是在这一基础上,獐子岛于三季报中最初曾预测全年归母净利润有望同比增长13.07%-38.20%。

这并非獐子岛首次出现类似的“黑天鹅”事件。四年前的10月底,獐子岛亦曾发布类似公告称,公司因发现存货异常,从而决定对105万亩海域成本为7.35亿元底播虾夷扇贝放弃采捕、进行核销处理。

此后,獐子岛披露称,造成这一情况发生的原因为受到“冷水团”影响,并直接导致该年业绩巨亏11.89亿元。

但獐子岛的解释并未让市场信服。2016年初,有媒体爆出2000人实名举报獐子岛,称“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真实原因是提前采捕与播苗造假的消息。

为了应对相关风险或质疑,獐子岛也曾组织人员进行调研。

2017年9月至10月,獐子岛还组织员工、投资者、外部海洋专家等,对公司2014-2016年底播、预估到2017年10月末未收获的135万亩海域面积进行了抽测,但最终抽测的结果显示,底播虾夷扇贝当时并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1月31日,一位参与过獐子岛调查的有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其对獐子岛的一次调查中发现,去年11月时开始出现扇贝大量死亡的现象,至于具体原因目前并不了解。同时他认为,虽然獐子岛有过类似的“前科”事件,但此次可能确实出现问题,与2014年的不同。

“当地人开玩笑说,以前一直说‘狼来了,狼来了’,没想到这次‘狼’真的‘来了’。”上述有关人士说。

此外,獐子岛的一位湖北经销商负责人表示,自己也关注到了扇贝“跑了”的情况,但目前供货上并未受到影响,一切如常。

獐子岛去年中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存货余额为18.98亿元,较年初的17.51亿元有所上升。

股东“精准”减持?

虽然獐子岛最新的“黑天鹅”事件具体原因仍然成谜,也无从判断是否两次踏入了“同一条河流”,但与上次事件有一点相似的是,整个事件前后都出现了股东的精准减持。

2017年9月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岛一号投资基金(下称“和岛一号”)计划在此公告发出15天后的三个月减持公司不超过3%股份。彼时,和岛一号共持有獐子岛5916.12万股,占其总股本8.32%。

2017年12月22日,獐子岛再度公告称,和岛一号的减持计划已经实施完成。此前11月13日至12月19日期间,和岛一号共计减持公司199.8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0.28%,减持均价为8.07元/股。以此计算,此次减持共套现1612.47万元,减持后和岛一号还持有獐子岛8.04%股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和岛一号成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的时间,始于2016年6月。彼时,獐子岛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下称“投资发展中心”)与上海和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吉融元通”)达成协议,前者将转让獐子岛8.32%股权给和岛一号,转让价为7.89元/股。

两个月后的2016年8月,獐子岛又公告称,公司部分董监高及员工又通过新设立的公司,参与认购了和岛一号不超过7500万元份额。这意味着,和岛一号持股獐子岛的份额不少是公司员工拥有。

对于和岛一号的减持,此前有媒体援引吉融元通相关负责人的说法时表示,原因在于希望在和岛一号的存续期内(2年)完成退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就该减持行为致电吉融元通,但有关人士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对采访做出回应。

不过,这一行为也使外界重新将目光投向獐子岛近日发布的一则诉讼中。

今年1月20日,獐子岛公告披露,因在2014年三季度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期间,投资发展中心因在敏感期内有减持股票的行为,避损金额1131.6万元,现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其提起公诉。

尽管獐子岛表态,上述诉讼不影响生产经营,但如今公司再度出现类似情况,又将迎来怎样的结局?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