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实现“0到1” 规模化发展路径仍需探索

  原标题:长租公寓实现“0到1” 规模化发展路径仍需探索

  证券时报记者 张达

  在国家大力提倡“租购并举”的背景下,中国房地产业面临重大变革,同时,一二线城市房价居高不下,城市中年轻人的租房需求不断增加,在政策、资本及消费升级的共同推动下,长租公寓成为当下火爆的行业。

  然而,在这个“租赁万亿蓝海”和公认的风口上,却有部分企业已经倒下,这是否意味着长租公寓在成熟之际已经遭遇瓶颈?在完成了“0到1”的积累后,当前长租公寓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盈利模式如何突破?资产证券化是长租公寓规模化发展的救星吗?

  对于业界关心的问题,证券时报记者日前走访了北京的万科泊寓、龙湖冠寓、自如寓、熊猫公寓、新派公寓、安歆公寓等多家长租公寓门店,并对租客及多家品牌公寓负责人进行了深入采访。

  需求旺盛

  多家门店几乎满租

  日前,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了多家长租公寓门店发现,除了安歆公寓面向企业基层职工提供床位外,其他公寓大多是面向年轻白领提供独立房间;白领公寓需求旺盛,有的门店已经满租,需要排队预约,有的门店仅剩一两间房,租客们多是在附近工作的年轻人,也有部分在校大学生。

  与普通小区里的合租或整租住宅相比,长租公寓最大的特点是有宽敞整洁、功能多样的公共社交区域(简称“公区”),白领公寓的休闲办公区、健身区、快递柜是标配,有的还增加了公共厨房、阅读区、影音娱乐区等配套设施,并有专门的管家服务和24小时保安。也正因为有增值服务,这些公寓的租金比附近住宅小区里面积差不多的房间要贵一些,有的品牌公寓还要加收10%的服务管理费。

  位于北京东北四环外的龙湖冠寓,公区面积比较大,证券时报记者看到,前台有管家提供咖啡饮品,有人在用电脑工作,有人窝在沙发上看书,也有人在跟闺蜜喝茶聊天,偶尔有人在台球桌前打几杆。

  一位年轻女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她在附近工作,平日白天公区人不多,晚上和周末人会多一些,有时这里会组织一些活动。“开始时我是被这里的公区吸引,后来发现自己的利用率并不高,大多时间下班回来还是待在房间里,这也跟个人性格有关,不过住在这里比较安全,楼上公寓区没有门卡电梯是上不去的。”她说。

  在位于北京东南四环的熊猫公寓的公区,一位年轻男士一边敲着电脑一边用耳机跟人聊天,他说他在东三环工作,平时时间灵活,除了外出工作时间,公区呆的时间较多,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

  不过,证券时报记者在多家公寓门店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租客选择长租公寓都是看重公区,实际需求各有不同。

  万科泊寓北京东南三环店的一位租客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他在西边工作,但朋友大多在东边,他选择这里是看重地理位置方便,同时也是冲着万科的品牌。

  “我老婆在附近工作,我们选择这里就图方便省事,之前租住的地方,房间里设施出现问题找中介维修特别麻烦,这里随时有人管。”租住在新派公寓北京CBD店的一位中年男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说。

  与上述白领公寓不同,安歆公寓是唯一做酒店式入户打扫、唯一提供并定期更换床品的公寓,即使是4~6人一间房,看起来也比较干净,不像想象中的集体宿舍那样脏乱差没人管,而且一层有门禁。一位倒夜班回来的企业职工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这里比他之前的集体宿舍要安全干净。

  证券时报记者还了解到,这些品牌公寓中,除了新派公寓CBD店当初是整栋买下来的外,其他公寓楼大多是整栋租来的,有的租的是经营困难的酒店,有的租的是政府闲置办公楼,后期进行装修改造后再对外出租并运营管理,这种模式被业内称为包租模式,即二房东模式。

  部分企业“阵亡”

  行业将进入深水区

  尽管长租公寓需求旺盛,但是去年底以来,已经有一些租赁企业开始感到盈利的压力、增长的乏力,其中GO窝公寓、Color公寓、好熙家公寓、爱公寓等已经“阵亡”。这是否意味着长租公寓在成熟之际已经遭遇瓶颈?

  对于市场刚刚崛起就有部分企业“阵亡”的原因,贝壳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认为,很多租赁品牌出现了问题,表面上出在“出租”环节,但实际是“资产”环节不合理,拿房价格过高,快速上规模发展,死得很惨烈。“今年还将有一批租赁品牌死掉,所有‘死掉’的都是因为高杠杆快速拿房,却根本消化不了。”他说,但这并不意味着租赁行业整体遭遇瓶颈,因为在租赁人口快速增长、租金上涨、租金收入比上涨这三个动力叠加驱动下,中国的租赁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由于当前国内长租公寓品牌九成都是包租模式,随着有资金优势的开发商的大举进入,行业拿房成本迅速上升,竞争更加激烈,企业盈利难度加大。于是,出现了一方面是长租公寓市场空间广阔,一方面是运营商们抱怨行业不赚钱的行业现状。在完成了“0到1”的积累后,当前长租公寓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旭辉领寓CEO张爱华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处于政策、资本双风口上的长租公寓完成“0到1”的突破后,其市场占有率仍很低,我国目前品牌公寓的数量不到200万间,占整体租赁市场的比重约为2%,集中式公寓龙头公司的平均管理规模在2万~3万间左右,权威报告显示整体品牌公寓的市场占有率将分布在10%~15%的范围内,因此,目前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如何规模化发展以及过程中如何兼顾效益与效率的平衡。

  “当前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政策以及居住消费观念的转变激发了极大的需求规模,但是真正适合青年人居住的产品较少,供需严重不平衡。”新派公寓创始人王戈宏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首先是商业模式问题,由于竞争,长租公寓的二房东模式客观上变成了烧钱模式,只要发展就要烧钱,已经显现规模不经济的特征,这种模式回报周期非常长,在7~8年以上,核心问题是融资问题。第二是物业资源问题,真正符合长租公寓的好地段资源其实都在政府或者央企国企手里,如北上广深等各地的楼堂馆所、国企低效的存量资产等,而长租公寓运营企业拿到的都是市面上比较贵的资源,未来城市里适合做公寓的物业资源越来越缺乏。第三是产品研发问题,现在开发商把长租公寓理解成了精装修加物业管理,导致很多公寓产品区别不大,进入了同质化的阶段。第四是金融配套问题,金融支持政策没有按需求配套,开发商借助长租公寓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的概念及手段开辟了新的融资渠道,这个其实背离了REITs是一种大众投资品的本质。”

  自如CEO熊林指出,2019年,中国公寓行业将进入深水区,2018年行业将迎来专业化分工、高效运营的时代,规模化、专业化的头部企业将加速成长,而小而全的运营模式将面临更严峻的市场考验甚至被淘汰。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